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从治理酒驾看治理资本市场欺诈 当前股市违法成本低

2019-08-19 点击:1037
?

从酒后驾车的控制中看待治理资本市场欺诈

原文:余兴喜于兴喜公司治理

我在《新理财》杂志的第8期“你最好的”栏目中发表了一篇文章,所以请批评和纠正。

从酒后驾车的控制中看待治理资本市场欺诈

文/余兴熙

饮酒和驾车一直是我们社会的主要疾病。 2009年,我国各城市因酒后驾车频繁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严重人身伤亡,引起有关部门的高度关注。公安部已在该国部署了为期两个月的酒后驾车特别活动。同年,共有313,000起酒驾案件,其中包括42,000名醉酒驾驶案。 2011年2月26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审议并通过了“刑法”修正案。这是第一次将酒后驾车列入犯罪行列。一旦酒后驾车被扣押,将面临上半年刑事拘留的处罚。同年4月22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审议并通过了“道路交通安全法”修正案,增加了对酒后驾车的处罚。

由于处罚的增加和调查的执行比过去更严格,在“两项修正案”实施后,在汽车拥有量和司机人数的情况下,酒后驾车和酒后驾车的数量都有所增加。由此造成的交通事故数量大幅下降。实施一年后,全国公安机关调查的酒后驾车和酒驾数量分别下降了41.7%和44.1%,两年后分别下降了39.3%和42.7%。三年后,他们分别下降了18.7%和42.7%。在过去三年中,与实施前的法律相比,全国酒后驾车和酒后驾车造成的交通事故和死亡人数分别下降了25%和39.3%。比这些统计数据的变化更明显的是人的概念。当酒后驾车被监禁时,有许多反对声音。有人认为中国是一个人类社会,饮酒的习惯是无法改变的,而酒后驾车难以从根本上改变。有人认为看守所里面会有醉酒司机,司法费用会大大增加。在过去的几年里,至少在执法严格的大城市里,“无酒驾车,无酒驾车”已成为社会共识。在过去,说服司机在酒桌上喝酒是很常见的。忠诚是开车和喝酒的。司机也很自豪地喝酒后开车。现在没有人会说服司机喝酒,有些人会说服饮酒者不要开车。如果有人在喝酒后开车,则会认为这个人有问题。大气层的这种变化也促进了该行业的形成和发展。今天,我们看到酒后驾车急剧下降,我们还没有看到拘留中心有多少醉酒司机。当然,对于酒后驾车和相关执法问题的某些特定问题,仍有许多领域可以进行优化和改进。但是,提高非法成本和遏制非法活动的效果对于改变违法精神是显而易见的。

资本市场违规及其弊端及其对股市的影响

多年来,中国资本市场违反法律法规一再被禁止,大多数违法违法行为都是欺诈性的,这是一种严重的疾病,比酒后驾车严重得多。以上市公司欺诈为主:2007年之前,将有益安科技,中科创业,银广峡,蓝田,东方电子,德龙(新疆渭河,沉阳合金,湘湖火炬),丰乐种业,江苏琼花,科龙电气,天润化工十大虚假事件。最近,在2018年,有* ST华泽,* ST尚普,* ST Fangu(权利),金雅科技(权),恒顺中生,* ST圣莱,* ST中和,尔康等11家金融诈骗案(制药)权利),中冰红箭(防务权),ST杨帆和联建光电(权利保护)受到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的惩罚。最近,对康美药业欺诈案的耸人听闻调查尚未产生最终结果。 5月17日,中国证监会公布了康美药业的调查进展情况,并得出结论,康美药业2016年至2018年的财务报告意义重大。虚假,包括使用虚假银行存款收据,虚假存款,收益欺诈,部分资金转移到关联方账户买卖股票等违规行为。 7月6日,康德信提前公布了中国证监会的行政处罚和市场禁令。中国证监会在2015年至2018年期间发生重大金融诈骗,未披露关联方交易,控股股东担保及筹资情况。违反法律法规的行为违反行为,对相关人员实施市场禁制。 7月9日,抚顺特钢公司提前公布了中国证监会的行政处罚和市场禁令,自2010年起,中国证监会对公司的财务欺诈和其他违法违规行为进行了行政处罚,并对相关人员实施了市场禁令。 7月11日,獐子岛(魏泉)提前公布了中国证监会的行政处罚和市场禁令,自2016年起,中国证监会实施了公司的财务欺诈,欺诈记录和不合时宜的招供。行政处罚和市场禁止对相关人员实施。

早在十年前,2001年,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着名经济学家吴敬,就说:“中国的股票市场非常类似于赌场,而且非常不规范。赌场有规则,例如,你不能看别人的。在我们的股票市场,有些人可以看别人的卡片,可以欺骗,并可以参与诈骗。“在2014年11月底,经过一周的股市连续上涨,吴敬连谈到他的股市赌场理论,说中国的股市不仅非常像赌场,而且还是一个不守规矩的赌场,并警告说热在当时的股市,担心在所谓的“牛市”感染下,可能会出现“羊群效应”,“无法避免我们中国股市过去存在的状态有起伏造成了更多的悲剧。“

痢疾严重性的一个重要原因是非法侵权的成本太低

造成这种违反法律法规和欺诈行为的一个重要原因是非法侵权行为的代价太低。没有必要说没有发现违反法律法规的行为。在许多情况下,即使他们被发现和惩罚,违反法律和法规仍然是高利润的“业务”。根据目前《证券法》,对于信息欺诈的披露,发行人和上市公司应处以不低于30万元但不超过60万元的罚款,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应当免30,000元至30万元。罚款,发行人的控股股东或实际控制人,上市公司或其他信息披露义务人指示欺诈行为相应处理。即使是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长期认定的案件,涉案金额庞大,手段极差,非法情况特别严重,最高刑罚的罚款只罚款60万公司为人民币,个人为30万元人民币。面对非法和非法公司对上市公司,其他股东和市场造成的巨额损失,这种惩罚是一记耳光。因此,有人说,对中国上市公司欺诈性欺诈的处罚是“勾结”,每一处罚都是欺诈的诱因。最近的一个案例是,上市公司St. Leda(辩护权)在2018年被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夸大,原因是2015年收入和利润增加了1000万元。它被责令纠正,发出警告和对圣莱达罚款60万元。相关负责人还在一定时间内被罚款并被禁止进入证券市场。 7月11日,该公司宣布,由于利润增加,税务部门已经退还了250万元的所得税,被称为“通过欺诈赚钱”。中国《刑法》也有非法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和欺诈性发行股票和债券的罪行,但实际上很少有刑事责任。即使受到调查,违反规定并且不披露重要信息的人也应对未满三年以下监禁或刑事拘留的人负责,并处以2万元以上至20万元以下的罚款;向负责人欺诈性发行股票和债券也就是说,监禁五年或更短时间或刑事拘留不足以作为惩罚和冲击。

让我们来看看2001年美国对安然公司财务欺诈案的处理。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处罚:安然被罚款5亿美元,股票从道琼斯指数摘牌并停止交易,安然公司宣布破产。刑事处罚:安然首席执行官杰弗里斯基林被判处24年徒刑,并被罚款4500万美元;金融欺诈计划员Festo被判处六年徒刑,并被罚款2380万美元;公司创始人Kenneth Lay在诉讼期间撤销了刑事指控,但他仍被罚款1200万美元。民事赔偿:安然公司的投资者通过集体诉讼获得了71.4亿美元的和解赔偿金。对会计师事务所的处罚:Andersen有着89年的历史,是世界五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在因帮助安然伪造而被判处妨碍司法公正后被判处破产。美国联邦地方法院对安德森征收50万美元。五年内禁止罚款,全球“五大”已成为“四大”。对证券公司的处罚:花旗集团,摩根大通和美国银行被指控涉嫌金融欺诈,并向安然的破产受害者支付了20亿美元,22亿美元和6900万美元的罚款。后续立法:美国于2002年颁布了“萨班斯 - 奥克斯利法案”。编制非法和非法财务报告的刑事责任最高可达500万美元或20年监禁;伪造文件的刑事责任最高可判处20年;证券欺诈的刑事责任最长可达25年;报复举报人的刑事责任可处以最高10年的监禁,从而大大增加了法律层面的金融诈骗的非法成本。美国还针对上市公司的欺诈行为设立了报告奖。记者可以获得10%-30%的罚款。 2013年,举报人获得了1400万美元的大奖。

诚信文化是通过训练不诚实和鼓励诚信来培养的

有人说,中国资本市场欺诈的根本原因是中国缺乏诚信文化,严惩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诚然,资本市场的不诚实与社会的不诚实并无关系,但这一说法却颠覆了“事业”与“成果”之间的关系。就像中国人的素质一样,这在本质上是荒谬的。社会存在决定着社会意识,不诚实的社会意识是由社会存在决定的,不道德的人是廉价的,不能得到惩罚。人类的人性基本上是一样的。任何社会的诚信文化都是在惩戒不诚信、鼓励诚信的社会现实中逐步发展起来的。在任何社会中,对坏钱的容忍都会导致坏钱挤出好钱。这是法律。不诚实的根本原因是不诚实收入的预期价值大于诚信的预期价值,即违法成本过低。我国酒后驾车的影响足以表明,只要加大和坚持违法违规行为的成本,任何违法违规行为都可以得到有效的遏制,并改变滋生这种违法行为的文化习惯。

国家决心解决违法违规成本低的问题。

国家领导人和最高监管机构清楚地了解非法资本市场违规的低成本,并决心解决这一问题。习近平总书记在2019年2月2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十三次集体研究中强调,应该解决金融部门,特别是资本市场的违法成本问题。 2月27日,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易惠曼在“首秀”中表示,他将履行违法违规监管职责,坚决打击欺诈性发行,非法占用大股东,操纵业绩,操纵兼并和收购。操纵市场,内幕交易等违规行为。推进修改《证券法》等法律法规,大幅增加非法和非法资本市场的成本。 6月21日,最高人民法院正式发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为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改革提供司法保障的若干意见》,并提出了若干措施,依法增加非法和非法资本市场的成本。 7月9日,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宣布与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中国人民银行,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国家市场管理委员会,中国共设立八个中央办事处。银监会,中国民航总局和中国铁路总公司。《关于在科创板注册制试点中对相关市场主体加强监管信息共享完善失信联合惩戒机制的意见》该单位联合发布,旨在加强资本市场的诚信,激励和引导,严厉惩处各种信息披露,如虚假陈述和虚假陈述,在试点注册登记制度,增加违法行为资本市场的法律法规。成本。

如何增加非法侵占资本市场的成本

笔者认为,要增加非法和非法资本市场的成本,首先要加大调查和处罚力度。大多数违反资本市场的行为都是欺诈性的,无论是为了欺骗其他投资者的利益,还是为了蚕食上市公司的利益。它们与经济欺诈基本相同,而且危害往往比普通经济更有害。欺诈更大。在立法中,对资本市场中各种欺诈行为的处罚应该是指欺诈,筹款欺诈和贷款欺诈。

第二是奖励记者。它应该基于美国的做法,立法来奖励资本市场中的欺诈报告。

第三,惩罚必须准确。目前的惩罚通常是,可以从欺诈中获得很多好处的“主要罪犯”与被诱骗和胁迫的“帮凶”没有多大区别。煽动,计划和实施欺诈之间的区别与勤勉没有太大区别。有些人可能不勤奋,如参与财务欺诈的董事会秘书,他们可能不了解财务欺诈,因为他们负责信息披露,根据要求在披露文件上签字,他们也必须参与对造假者的惩罚。问题是,在现有制度下,除非秘书长也是总经理,财务总监或其他财务官,否则秘书长既没有财务责任也没有财务权力,也没有检查财务信息是否是真正。意味着,即使他们勤奋,也很难找到只有少数人知道的欺诈秘密。因此,在这种情况下,董事会秘书和造假者的秘书和责任显然是不平等的,不利于惩罚。惩罚的重点应该是能够从欺诈中获得很多好处的人,那些指导和计划欺诈的人。此外,负责任的个人应该受到惩罚。作者并不主张惩罚公司。普通股东已经遭受了欺诈损失,然后惩罚公司将使他们变得更糟。

四是加强民事赔偿。必须实施集体诉讼制度,这比增加惩罚更为重要。从美国对安然案的处理,我们可以看出,民事赔偿金额远大于罚款金额。欺骗的钱必须归还,他的不当行为造成的损害必须得到赔偿。这是“公平”的基本要求。此外,被欺骗者的非法所得也应归还被欺骗者。加强民事赔偿和实施集体诉讼制度也可以迫使监管机构在一定程度上更加勤奋和负责。如果不能加强民事赔偿,集体诉讼制度的实施将在很大程度上增加违法和违法的成本。

只要我们有效地增加非法和非法资本市场的成本并严格执法,中国资本市场的欺诈和弊端肯定会得到治愈;只要我们有效地增加非法和非法欺诈和不诚实行为的代价,并严格遵守它。执法,整个社会的诚信文化将逐步形成。

余兴喜

主编:常富强

宜宾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yibugx.com 技术支持:宜宾新闻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