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找一份喜欢的工作,莫辜负了你这一生

2019-12-23 点击:1197

  回想起来,那是若干年前的事了。

  那天,到人民大会堂参加一座谈会,与全国人大原副委员长成思危坐在一起。

  我俩是熟人,会间休息,聊起了人生。

  成老说,老詹你晓得吗,人这一生,干的工作无非两种,一种是必须干的,一种是喜欢干的。

  必须干的,是为了生存;喜欢干的,是为了发展。

  我这一生呢,非常幸运,必须干的,正好也是喜欢干的,所以,这辈子过得比较幸福。

  成老的话,让我沉思。

  不由想起曾看到一则报道,说的是,沈阳市有位海归,回国后办了一家牙科诊所,生意极好,门庭若市。这位所长兼医师每天忙忙碌碌,工作十多个小时,几乎没有休息时间。

  有人问他,您不觉得累吗?

  医师笑笑说,并不觉得累呀。因为我太喜欢这活儿了!治疗每一颗牙齿,都像在塑造一件艺术品,精雕细刻,乐在其中,心情非常高兴,哪会觉得累呢?

  医师这番话,又让我沉思。

  对比一下俺们正从事的工作,是必须干的吗?当然。否则,您喝西北风去!

  是喜欢干的吗?未必。

  不喜欢干而又不得不干,是不是会觉得很无聊,很没劲,甚至还相当痛苦呢?

  阿弥托佛,老天保佑,老詹当一辈子记者,采访写作,既是必须干的,也是喜欢干的,所以,每天上班,心情愉快,甚至有一种莫名的亢奋和冲动,仿佛前面有什么好事,正等着俺呢!

  记得年轻时,新华社《中国记者》杂志约稿,要我谈谈搞新闻的体会,我便以《太阳每天都是新的》弄了一篇,大谈自己如何如何热爱本职工作,每天清晨,如何像迎接一轮初升太阳般,兴致勃勃,去到单位。

  无独有偶,我所尊敬的老领导范敬宜总编,也曾写过一篇文章,题目叫《假如有来生,还要当记者》。

  不消说,他老人家也是非常喜欢本职工作的。

  喂老詹,假如您干的不是自己喜欢的工作,那又咋办呢?

  倘若是我,对策两条。

  其一,把不喜欢的变成喜欢的,此为上策。

  这里说的变,当然不是工作之变,而是自己之变,即观念之变。

  任何工作,确有其枯燥单调的一面,天天重复,岂能不烦?然而,任何工作,也有其灵活有趣的一面,只要你真钻进去,逐渐熟悉它、接近它,进而了解它、分析它,总会找出其灵活有趣这一面的。

  比如我吧,从小就性格内向,不喜欢也不善于同人打交道。对于新闻,更是既不懂也谈不上喜欢。77年恢复高考,填报的是复旦哲学系,阴错阳差,被新闻系录取,从此上了这条船,刚开始,晃晃悠悠,颇有些不大适应,后来渐渐摸出点儿门道,越干越来劲,越干越喜欢,干脆,赖船上不下来了!

  新闻成了我这辈子非常非常喜欢的工作!

  类似例子,还有不少。

  其二,放弃不喜欢找一喜欢的,此为下策。

  放弃原工作,确实是下策。时下中国,啥东西不供大于求?找工作谈何容易?放弃拥有的,你就得付出机会成本,有所损失,何况,新工作是不是就一定如您所愿,能够让您喜欢呢,恐怕谁也不敢打包票。

  然而,即便如此,权衡利弊,我觉得,还是得趁着现在年轻,有多次试错的机会,去找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为好!

  否则,一辈子干着自己不喜欢的事情,别别扭扭,情非所愿,岂不辜负了你这一生?

  走笔至此,想起一故事,说的是宋徽宗赵佶。

  这位老兄,本职工作是每天坐上金銮殿,当君临天下的皇帝老子,可他不喜欢,没兴趣,骨子里就喜欢画画,也擅长画画。于是,整天沉醉于涂涂抹抹,本职工作不安心,皇帝没能当好,江山也给败了,被人捉到黑龙江农场劳动改造。

  好家伙,把老赵整得又累又饿,浑身还长满了虱子。这老兄从没见过这玩意儿呀,大惊小怪,写信问大臣,“朕身生有一物,其色黑,状如琵琶,不知何物也。”

  嘿嘿您看,这人哪,不把自己究竟喜欢什么给弄清楚,小则自个儿一辈子不痛快,大则要误国误民的哩。

  :码字工匠老詹

  一、时评

  十八大后首个出狱部级“老虎”虽然人已出狱,难题并未解决。

  辽宁,我担心你的坦诚

  周本顺让我耿耿于怀

  滴滴如此命硬 后台到底是谁

  二、人生

  三、写作

  四、人物

  我的蚂蚁观

次数不足API KEY 超过次数限制

宜宾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yibugx.com 技术支持:宜宾新闻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