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 “早期安排”取得“早期收获”

2019-12-25 点击:588

原标题:以“早安排”获得“早收获”

资料来源:经济参考

迟福林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现代服务业是产业发展的趋势,符合海南的实际发展。海南应该在这方面发挥主导作用。 为此,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具体提出了三个“早期安排”:一是通过“早期安排”扩大服务业市场开放,实现产业发展的“早期收获”;第二,通过实施“零关税”的“早期安排”,可以实现制度创新的“早期收获”。第三,人才制度创新的“早安排”实现了广泛招聘人才的“早收获”。

目前,国内外都对海南自由贸易港的建设寄予厚望。 同时,也有一些观望和怀疑。 在这种情况下,每个人都希望通过“早安排”尽快从自由贸易港的建设中获得“早收获”,从而形成一股共同的力量,以坚定的信心加快海南自由贸易港的探索和建设。

通过“早安排”实现产业发展的“早收获”,扩大服务业市场开放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现代服务业是产业发展的趋势,符合海南的实际发展。海南应该在这方面发挥主导作用。 长期以来,产业基础薄弱一直是制约海南发展的突出问题。 海南多年的实践证明,没有大的工业开放,就不可能有大的工业发展。 加快自由贸易港建设,当务之急是高度开放产业。 从实际情况来看,在服务贸易发展与服务市场开放直接融合的背景下,海南有条件在扩大服务市场开放和服务贸易创新发展方面做出“前期安排”,尽快获得自由贸易港建设的“早期收获”。

首先,提高旅游国际化水平的“早期收获”可以通过开放文化产业市场的“早期安排”来实现。

长期以来,海南面临日益国际化、服务化、个性化消费需求、国际产品供给严重短缺和国际服务不佳的突出矛盾。 其中,文化娱乐业发展滞后是一个突出问题。 2018年,海南文化产业增加值仅占国内生产总值的3.3%,比全国平均水平低1个百分点,比北京(12.9%)低9.6个百分点 提高海南国际旅游水平和竞争力的关键在于高度开放的文化、体育、娱乐和创意市场。 有人建议在今年年底和明年年初提出一项行动计划。明确提出从2020年起,取消外商投资文化、体育、娱乐企业的股权比例限制,并在这些领域率先实施“零关税”的“早期安排”,实现文化、娱乐、旅游发展一体化的“早期收获”,从而促进海南现代服务业的快速发展。

第二,“教育开放创新岛”的“早期收获”是通过教育市场开放的“早期安排”实现的。

教育发展滞后是海南的“软肋” 作为一个开放的岛屿,海南有能力“提前安排”扩大教育市场的开放。 例如,允许外资在符合条件、标准和严格监管的前提下,在高等教育、普通高中、学前教育等领域自主办学。 此外,建议尽快对从事教育的人才征收不超过10%的个人所得税。 结果,海南“教育开放与创新岛”建设取得了“早期收获”。

第三,“医疗卫生岛”的“早期收获”是通过开放医疗卫生市场的“早期安排”实现的。

海南医疗卫生服务的突出矛盾是:全国和全省居民对海南医疗卫生服务消费的刚性需求日益增加,但由于基础差、基础薄弱,海南医疗卫生服务水平明显不同于发达省份。 尽管近年来有了明显的改善,但矛盾仍然相当突出。 目前,高度开放的医疗卫生服务业既有巨大的需求,又有现实的可行性。 海南加快探索建设自由贸易港的进程,最有可能在医疗卫生领域取得重大突破,从而充分利用这一“王牌” 建议在把博鳌乐城国际医疗旅游先导区建设成“国际医疗硅谷”的同时,尽快在全省逐步实施其部分政策,以实现高度开放的医疗卫生行业的“早收”。

第四,“智慧海南”建设的“早期收获”是通过开放高科技产业的“早期安排”实现的。

推进高新技术产业开放,推动大数据、区块链、云平台等新兴技术与传统产业融合,不仅对提升海南产业发展水平有重要作用,也有助于推动更高水平的开放。 实际上,海南的高科技产业落后了 2017年,海南高新技术产业增加值仅为212.3亿元,不到同期深圳的3%。 为抓住新一轮产业转型和科技革命的新机遇,海南应通过高科技产业全面开放的“早安排”,实现“智慧海南”建设的“早收获”。 例如,为了支持海南生态软件园引进国际知名互联网企业,开展区块链技术的研发和创新应用,建立区块链技术国家实验室,建议从2020年开始,从获利年度起,园区内高新技术企业免征企业所得税五年,对科技人员征收不超过10%的个人所得税。

通过实施“零关税”的“早安排”获得制度创新的“早收获”

尽快在海南全面实施“零关税”,符合全球自由贸易的趋势,符合中国实施开放战略的新要求,符合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的基本需要 建议海南自由贸易港制度建设将某些领域的“零关税”作为“前期安排”的重点,以获得相关制度创新和产业开放的“前期收获”。

首先,从2020年开始,相关服务贸易领域将实现“零关税”的“早期收获”。

其要点是:一是对医疗卫生、文化娱乐、旅游、教育、科技研发、展览等服务业发展所需的原材料和配套基础设施进口实行“零关税”,免征进口增值税。二是对影响民生的重点行业实行“零关税”。 例如,“零关税”将适用于已在国外上市但尚未在中国注册的抗癌药物和与癌症治疗相关的医疗器械的进口,从而进一步扩大“零关税”药物的适用范围。

第二,把消费品“零关税”作为“早期安排”的重中之重

尽早对日常消费品领域的“零关税”作出“早期安排”,有利于解决岛上居民收入低但生活费用高的突出问题。 在这方面,海南广大城乡居民已经实现了“早收”,需求更加迫切,条件更加成熟。 同时,加快建设具有世界影响力的国际旅游消费中心也是一项重大举措。

第三,防止走私和保护公共安全是海南自由贸易港海关监管的基本要求

中央12号文件要求:“优化海关监管模式,加强出入境安全准入管理,加强对国家禁止和限制的货物、物品的监管,有效准确打击走私活动。” 随着全球“零关税”政策的逐步实施,“防止走私”仍然是海关监管的一项重要任务,但更重要的是如何有效处理海南与内地的关系,如何有效防范产业开放带来的对外进口风险,特别是金融等服务业的全面开放,以及如何有效防范高度开放下的经济、政治、社会等安全风险。 特别是作为一个相对独立的岛屿,随着现代科技监管手段的应用,海南有能力和条件将“零关税”风险降至最低

通过人才制度创新的“早安排”,获得人才招聘的“早收获”。

海南自由贸易港的建设依靠人才。 在未来1-2年内,海南加快探索和建设自由贸易港的决定性因素之一是能否采取非常措施,尽快形成吸引、留住和利用人才的制度机制和独特优势。

首先,创新人才开发体系的“早期安排”

总结实践经验,发挥各类人才的潜能,关键在于人才开发的制度创新。 例如,探索对政府官员和政府官员实行分类管理制度,并根据国际标准对政府官员实行市场化薪酬;除党政部门、事业单位、社会团体等职工全部取消编制管理外,全面推行用工制度 因此,将打破传统的行政型和封闭式人才管理模式,建立以专业化和开放性为核心的人才管理体系。

第二,为吸引人才的特殊政策引入“早期安排”。

例如,要尽快改变海南相对落后的教育、医疗和高科技产业,首先要在税收政策上有所突破。 建议从2020年开始,对医疗、教育和高新技术产业的人才征收海南综合收入,个人所得税税率不超过10%。对于医药、教育、高新技术等行业的新引进和本地高层次人才,在海南取得的劳动收入在一定时期内可以享受较低的个人所得税。

第三,实现人才开发的“早期收获”

海南省建设之初,一切都短缺,海南通过鼓励创新和创业吸引了“十万人才来海南” 今天海南自由贸易港的建设需要一个各种人才都能充分发挥其才能的环境。 一是建立以各类平台为主体吸引国内外人才 例如,法定机构被用作吸引各种人才的重要平台,法定机构被赋予自主权,包括设立内部机构的权利、雇用人才的权利和确定工资的权利。 第二是为创新和创业创造良好的环境。 创新工作室制度,给予科研人员充分自主权,鼓励大学、研究所和企业通过股权、期权、分红等方式鼓励科技创新。 三是建立和完善国际人才服务和就业环境 例如,建立海南移民管理机构,为外来人才提供住房、医疗、儿童教育等服务;有序释放海南的菲律宾家政工人和其他外籍工人,为国内外高层次人才提供良好的家政服务。

责任编辑:蒋晓彤

宜宾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yibugx.com 技术支持:宜宾新闻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