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银行也做“现金贷”,为啥利息就不高?

2019-12-26 点击:1439

经过一轮舆论危机,“现金贷款”似乎成了一个贬义词,总是让人想起披着羊皮的“高利贷”。 在无执照的信贷机构中,现金贷款的综合利率固定在100%以上的情况很多,36%的红线被卡住的情况很少。

过高的利率涵盖了高风险,似乎是现金贷款的一般模式

但事实并非如此 许多商业银行也在其信用卡业务部门或其他零售业务中推出现金贷款,如银行应用程序上的快速小额贷款(fast track small loans APPLicated on bank app),其定价并不高。 一家大银行对大学生的现金贷款年利率只有一位数。许多股份制银行在“现借现贷”的基础上向公众提供现金贷款,日利率按年计算,大多在15%-20%之间。

为什么所有现金贷款产品都属于不同的机构,利率定价会有几倍甚至十倍的变化?

许多从业者说,核心原因是不同的机构有不同的贷款客户。

粗略框架的计算问题是:贷款定价=风险成本+资本成本+客户收购成本+运营成本+利润留成 每个客户群的风险系数是不同的。选择什么样的客户群意味着选择什么样的风险收益平衡模型、平均信用额度和定价模型。

银行现金贷款分支机构的不良率没有单独统计,但国内银行信用卡业务的整体不良率水平约为2%。以市场为导向的现金贷款公司被搞混了。虽然一些机构声称逾期率不到1%,但业内普遍估计,市场导向型现金贷款的实际逾期率整体为两位数。

进入交易量最低、风险最高的发薪日贷款模式,白蓉金融服务公司风控业务及数据产品部副主任蒋宏在一次智库闭门会议上表示,一些新平台首次逾期30%以上。

不同的客户群支持不同数量级的不良率 有一种说法是,银行分割的现金贷款客户都是央行信用报告中信用记录良好的客户,而现金贷款公司的客户大多是“白人家庭”(没有央行的信用记录) 这句话有些道理,但并不全面。

许多回到校园贷款市场的银行也向“白人家庭”大学生发放贷款。 即使在非校园贷款类别中,银行也在“下沉”,依赖大数据和风险模型来发展“白宫”市场。

“发现金融”从一家银行卡中心的管理层那里听说,他们内部的客户划分不是“黑白家庭”,而是普通蓝领、高品质蓝领、城市青年(高学历)、白领和公务员以及高端精英

在这些客户中,银行的“宠儿”不是外界认为的白领群体,因为白领和公务员一般使用银行提供的支付和交易功能(信用卡),使用较少的信贷功能,换句话说,他们对现金贷款的需求也很弱。 目前,信用卡业务最明显的发展策略,尤其是对一批中小银行而言,是发展更有利于利润提升的“重资产”(即信贷)业务。结果,高质量的蓝领和城市青年客户反而成了所有银行的“战场”。

“那些切入我们‘高质量蓝领’和‘城市青年’客户的人通常拥有健康的现金流,不能或需要借入高利率信贷 他可以在银行系统借钱,在正常情况下,他不会考虑自掏腰包的现金贷款。 ”上述银行卡中心人士表示,现金贷款平台之所以有风险,是因为他们无法切断这群客户,只能抢走“普通蓝领”客户和总体风险表现较低的发薪日贷款集团。

此外,根据一家城市商业银行零售业务的风控部门的一位人士,银行贷款和网上贷款“共欠”的借款人的实际逾期率超过10%

现金贷款公司也承认他们的目标是蓝领和草根群体。 在风力控制方面,未经许可的现金贷款平台无法访问央行的信用信息。这些公司分为两类:

首先,一群“狂野之路”公司不重视风力控制,也不将用户分层。这些公司的贷款申请率极高。他们的模式是依靠极高的利率和更激进的收集方法来掩盖他们无法控制的高风险。

第二,一群现金贷款公司依靠第三方数据和大数据分析进行风险控制,希望逐渐形成自有客户和数据积累,并逐渐稀释后期前期投资的信贷调查和客户获取成本

一家现金贷款公司表示,一套筛选高质量用户的基本模型将耗资数千万美元。 在现金贷款行业,有一个笑话是,那些互联网信用报告公司的估值在过去两年飙升至数十亿美元,它们从黑色互联网数据开始,并通过现金贷款推动其发展。

因此,在早期,现金贷款公司只有两种方式:要么支付高风险的代价,要么支付高信用调查成本的代价来购买第三方数据和模型(除非现金贷款的股东能够提供信用调查支持)。不管怎样,他们都无法逃脱“羊毛出在羊身上”的逻辑向借款人征收高利率。

除了数据,获得客户的成本也是现金贷款公司的负担。 据行业估计,每个客户的平均成本已经达到几百元,而现金贷款用户的单笔贷款金额可能只有几百或几千元。 可以看出,如果利率不高,客户首次借款的收入无法弥补成本。 这也是为什么许多现金贷款平台将开发现有客户的再购买。

然而,银行现有的客户资源已经是现成的交叉营销“金矿”。此外,使用银行卡、银行收据系统和银行应用程序进行交易的客户留下的数据已经改变了银行的起点。

以兴业银行为例。本行零售资产负债部副总经理章昊此前介绍了本行纯在线贷款产品的背景:整个兴业银行库存有4000万借记卡客户,其中不到100万是贷款客户。因此,贷款产品使用主动信贷提前邀请现有客户,空已经非常大。 在后期,产品还可以探索银行卡收单业务系统,跨行业的“易支付”业务,拥有自来水数据的非银行客户也将进入辐射范围,并在客户完全授权的前提下与外部信用数据源连接,从而拓展客户圈。

事实上,到目前为止,许多银行的客户数据积累规模已经达到1亿,许多银行的手机银行应用已经逐渐转向“去银行化”和“平台化”的发展,即向非银行持卡人提供业务支持,以获取更多的数据积累。 虽然从整体上看,银行客户数据量不如英美烟草(BAT)等互联网巨头大,但银行数据都是金融性质的,交易数据,而不是电子商务数据,电子商务数据对金融风险控制来说质量更高。

面粉很贵,面包很贵这也是资本成本影响贷款定价的逻辑。

我行现金贷款业务来自总行,根据我行内部的FTP定价进行调整。 一般来说,从信用卡中心借入资金的成本可以与AAA债券相比较,即成本为4% ~ 5% 一些银行也把这项业务放在一个单一的信贷额度中。自今年以来,银行业一直强调零售转型,并对具有强大资本效用的个人小额贷款视而不见。在一些银行,他们还享受“特殊配额”和FTP优惠定价。

这种“面粉价格”是现金贷款公司力所不及的。

现金贷款平台的最低成本来自股东的支持。其次,拥有现金贷款业务的个人消费金融公司已经走上了以约6%至7%的成本发行资产证券化的道路,但这些模式无法扩大规模。 在可扩展模式中,最佳选择是与商业银行的贷款援助模式,资本成本约为7%-9%,但只有少数公司能够获得这种资源。其余的,许多公司选择了P2P模式。从一些前端平台来看,P2P的资本成本高达12%到15%

更糟糕的是,在监管风暴下,现金贷款公司的资金来源开始“撤出”,帮助贷款银行悄悄收缩业务量。敏感的P2P也开始防御性萎缩,原因是担心自己的金融用户会出现挤兑。

这篇文章的来源和出处已经标记。版权属于原作者。如果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

宜宾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yibugx.com 技术支持:宜宾新闻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