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教师讲台上死亡仅赔一万?受聘近1年没签合同|工伤

2019-12-29 点击:947

原标题:安徽教师在讲台上摔倒在地,只损失了1万元?(记者宋杰陈峰,北京报道)2018年5月2日上午,安徽省寿县报乙镇兴化初级中学(以下简称“兴化中学”)英语教师孙梅摔倒在讲台上。

她在课堂上突发脑出血,在抢救失败的第二天死亡。她只有45岁。 一年半后,尽管当地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出具了工伤证明,但孙梅一家至今没有收到学校的任何赔偿。 原因是她没有与学校签订劳动合同,学校也没有为她支付社会保险。 没有工伤保险,就无法获得相应的赔偿,只有1万元的人道主义救济。

《华夏时报》记者发现,该校是当地一所着名的私立学校,其法定代表人洪文浩是该县CPPCC的成员。

律师指出,支付社会保障是国家对雇主的强制性要求,不受个人意愿的限制。 用人单位未向劳动者缴纳社会保障费的,劳动者工伤死亡赔偿不能由社会保障基金解决,只能由用人单位全额承担。 根据寿县当地人均可支配收入和孙梅个人情况,学校应给予100万元以上的补偿。

教师死亡学校只提供1万英镑

孙梅的爱人周朱庆告诉记者,2018年5月2日上午10点,孙梅突然在课堂上生病,后来被送往医院治疗。 第二天中午,安徽省医院证实了他的死亡。

葬礼后,周朱庆要求学校协调赔偿事宜。 “她以前做过脑部CT,但没有发现有什么问题。毕竟,人们倒在讲台上,希望学校能补偿工伤。 ”周说道

但学校当时表示,基于人道主义理由,它只能提供1万元的援助。 周朱庆根本无法接受。孙梅自2017年8月以来一直是兴化中学的英语教师。他摔倒在教室的平台上。这是一种自然伤害,应根据规定予以赔偿。

孙梅死时只有45岁,正值壮年 有一对80岁的父母需要赡养,两个孩子需要赡养。 最大的在大学,最小的只有9岁。

根据周朱庆的律师李玉文的说法,学校应该赔偿他102万元,包括医疗费、丧葬费、老人赡养费、儿童赡养费和工伤死亡赔偿金。

记者了解到,孙梅自2017年8月开始在兴化中学教书,已经工作了将近一年。学校没有与她签订劳动合同,也没有按要求为她缴纳社会保险。 周朱庆说,这也是学校拒绝支付工伤赔偿的原因。

李玉文告诉记者,根据《劳动合同法》,雇主必须在雇佣之日起一个月内与雇员签订书面劳动合同。 同时必须缴纳社会保障费,其中包括工伤保险。 如果当时兴化中学为孙梅支付了社会保障,社会保障基金将支付100多万赔偿金的绝大部分。 然而,由于不付款,学校将不得不全额赔偿。

眼神交流显示,寿县兴化初级中学是2011年由寿县民政局注册的私立学校。

工作将近一年没有签订合同

周朱庆后来提出劳动仲裁,并提供了兴化中学教师工资复印件和奖金计算表等证据。

根据《劳动合同法》第七条,用人单位应当自用工之日起与劳动者建立劳动关系。 2018年11月6日,寿县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做出裁决,确认孙梅与兴化中学之间存在事实上的劳动关系。

2019年1月,寿县人民社会保障局根据工伤保险规定,认定孙梅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在48小时无效抢救后死亡,被视为工伤。

尽管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做出了确认工伤的决定,但10个多月过去了,孙梅的家人仍然没有得到学校的赔偿。

兴化中学于9月19日向当地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人民社会保障局吊销其发放的工伤证。周朱庆也作为第三人参加了11月的审判。 目前,此案尚未判决。

11月27日,记者《华夏时报》致电洪文浩,称关于孙梅在课堂上的死亡纠纷,他已经对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的工伤认定提起诉讼,该事件的处理仍在等待法院判决。

在学校工作了将近一年后,孙梅未能签订劳动合同,对此,他说,“我不知道情况如何。至于他没有为孙梅支付社保的原因,他说孙梅自己也不需要。”

公共信息显示,文浩是寿县CPPCC的一员 当记者要求他确认时,他说,“我就是你说的我。”

李玉文律师告诉记者,支付社会保障是保护工人权益的一个体现,是国家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要求。 即使孙梅人不愿意付钱,他们也无法控制自己的冲动。学校也应该为此付费。 兴化中学已经违反了劳动法、劳动合同法和工伤保险条例。

周朱庆也是老师。自从孙梅发生事故后,他不得不工作并照顾孩子和父母。 一年半过去了,这个案子已经悬而未决很长时间了,身心俱疲。"我希望我能早点提出一份声明。"

工资发现背后没有签订合同

据记者了解,兴化中学目前约有90名教师。 学校没有与孙梅签订劳动合同,也没有支付社会保险。这是兴化中学常见的情况吗?

对此,学校的法定代表人洪文浩表示,所有愿意支付的人都是统一支付的,只有孙梅没有支付。

《华夏时报》记者多次拨打寿县人民社会保障局医疗工伤单位,但都没有接通 参与行政诉讼的陆主任只说兴化中学不批准工伤决定并提起诉讼。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回复正常,并提交法院裁决。

据孙梅的亲戚说,学校给孙梅的工资是用现金支付的,这是学校许多老师的情况。 记者联系了一些学校工作人员,被采访者说他和学校有劳动合同,但是他的工资是现金。

北京君山经济公司法律顾问胡于勇表示,公司向员工支付现金,一种可能是帮助员工避税,另一种可能是公司的收入用于体外循环,以避免监管机构的监管

李玉文向记者指出,虽然支付社会保障是强制性的,但根据他的初步统计,不签订劳动合同和不支付社会保障的标准雇主比例并不低。 “越到基层,越不规则,比如孙梅的县就是典型 即使在教书育人的学校,几乎没有私立幼儿园的人支付社会保险。 《劳动法》和《劳动合同法》的实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

寿县教育局作为主管业务单位,是否了解教师在课堂上摔倒后死亡所涉及的不签订劳动合同和不缴纳社会保障费的问题?记者在27日工作时间多次联系县教育体育局局长夏程凯,但电话被挂断,发送到他手机的短信也没有被接听。

李玉文认为学校发生了一些事情,教育行政机关作为主管部门,应该负责监督。

责任编辑:赵明

宜宾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yibugx.com 技术支持:宜宾新闻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