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天津科润蔬菜研究所张斌:要做接地气蔬菜种子

2020-01-25 点击:1952

天津科伦蔬菜研究所,原名天津蔬菜研究所,是目前从事蔬菜育种、蔬菜栽培、蔬菜生理学和生物工程等新技术研发的企业化研究机构。先后培育了花椰菜、卷心菜、西瓜、甜瓜、茄子等十几个品种的200多个优良蔬菜品种。

天津科伦蔬菜研究所作为国家蔬菜种植产业的一部分,连续三年荣获60项国家科技发明奖、国家科技进步奖、部市级科技成果奖,天津市科技进步一等奖,促进了我国蔬菜育种的进步。近日,记者采访了该研究所所长张斌,介绍了民族蔬菜品种现状、蔬菜商业化育种和蔬菜育种技术创新。

记者:近年来,大型国际种子公司大举进入我国蔬菜种子市场,不断“蚕食”国内蔬菜种子市场。有人说外国蔬菜种子现在占了国内市场的很大一部分,担心我们国家的蔬菜种子不再有生命力。你觉得这个怎么样?

张斌:有这样的担忧是正常的,但是说我们自己的蔬菜产业正在走向灭亡却有些夸张。事实上,外国蔬菜种子占据了一部分,主要是高端蔬菜品种和温室蔬菜品种,这是我们以前从未做过的事情。像温室一样,我们过去没有温室繁殖,更不用说温室繁殖了。当我们的温室生长时,其他人的温室繁殖已经进行了数百年。到目前为止,我们只有20年的时间,而且肯定和别人有差距。还有洋葱、菠菜和白萝卜等品种,它们过去很稀有,国家也没有投资科研机构进行育种,所以现在这样做有点晚,与国外相比也不是很好。因此,这两个街区出现临时问题是正常的。

但是,我们也有一些问题,比如天津的黄瓜和卷心菜,这些我们自己都有。此外,近年来我们一直在迎头赶上。我们积极进口过去从未进口过的品种。现在我们做得更好了,距离也缩小了一点。

记者:与国外蔬菜育种相比,我国有哪些不足?

张斌:除了上述我们以前没有做过的一些品种的育种和其他国家的育种之间的差异之外,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是技术。从整个蔬菜育种技术来看,国内分子生物育种技术普遍较差。另一个原因是我们的商品蔬菜育种总体上也比较差。在观念和体制上,大多数育种科研机构尚未建立。总的来说,这是家庭作坊里一个小而完整的程序,而不是一个商业过程。外国正在做的是一个商业过程。他们正在按部门和分工做这件事。我们大多数国家仍在以研究小组和家庭研讨会的形式开展这项工作。这是影响我国蔬菜育种发展的最大因素。

记者:现在国家已经出台相关措施,将我国的育种模式推向商业化育种,那么库伦蔬菜研究所在商业化育种方面做了哪些尝试?

张斌:商业育种系统是一个庞大的系统,很难马上建立起来。但是,我们将在观念上逐步推进商业化育种。至于所谓的商业化育种,我们的理解是将育种品种商业化。因此,近年来,我们的研究所主要在卷心菜和花椰菜等相对较强的项目上更接近商业化育种。我们培育的是“接地品种”,这意味着农民购买的品种。我们的评估机制是基于品种的效益。坦率地说,向农民出售品种是必要的。农民的高评价是最有用的品种。此外,那些不能出售的是“劣质品种”,在这里一文不值。因此,我们的评估机制不同于大学和科研机构。我们不考虑发表的SSCI文件的数量,

张斌:我们已经建立了完善的技术创新体系,首先是育种技术创新。在单倍体育种中,我们建立了大白菜、花椰菜和大头菜小孢子培养资源的大规模高效创新技术体系。我们创造了优良资源,培育了一批优良新品种,提高了育种效率,缩短了育种周期。我们的研究水平在中国名列前茅。在分子标记育种方面,我们构建了第一份花椰菜遗传图谱,初步构建了抗干烧性心脏病的青麻叶大白菜遗传分离群体,并开始进行分子图谱构建和分子标记研究。在雄性不育育种方面,花椰菜和大白菜的所有亲本均已转化为种子纯度达到100%的雄性不育系。率先开展芹菜雄性不育研究,培育芹菜不育系杂交品种。在抗逆性育种方面,率先开展了青麻叶大白菜、不结球大白菜、芹菜等蔬菜作物耐抽薹性评价和鉴定体系的研究,建立了相应作物的耐抽薹性评价和鉴定体系,并将其应用于育种实践。

记者:作为国家种子产业的一部分,库伦蔬菜研究所的下一个计划是什么?

张斌:首先,要进一步渗透商业化育种的理念,以企业行为经营研究所,使蔬菜育种完全市场化,从评估机制和管理机制两个方面继续推动研究所向商业化育种方向发展。同时,面对国外蔬菜种业对我国种业的冲击,我们有义务高举加强我国种业的旗帜,与国外种业竞争。虽然我们的力量仍然很弱,但只要我们做好育种研究,我们离做大做强的目标就不远了。

(农民日报)(编辑:东闫学)

宜宾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yibugx.com 技术支持:宜宾新闻网 | 网站地图